9月1日,笔者走进象州县水晶乡迷塘村寨松水库肉猪养殖基地,只见占地500多平方米的猪舍里,一百多头大肥猪有的在呼呼大睡,有的在悠闲吃食,有的在撒泼打闹,让人看了喜之不禁。

轰轰烈烈的禁养区退养结束后,2018年1月1日环保税开征在即。养殖户的心里对未来养猪前景在打鼓,政府还支不支持养猪。是否支持可以从近日几条新闻可以一窥究竟。对于散养户来说,国家仍然支持养猪致富,只是对猪场环保要求严格了。陕西柞水发放622万补助扶持贫困户发展养殖业

11月4日上午,贵州省大龙经济开发区大龙镇路良村生猪养殖小区热闹非凡,卡车进进出出。场区内预先设置的出栏通道

广西百色 “一区双带”获“双赢”
近日,在百色德保敬德镇渠岩村生猪养殖小区,笔者看到,一排排生猪标准化圈舍里,一头头毛色油亮的猪儿正在欢快地抢着吃食。规模化、标准化、品牌化的生猪养殖模式让这个小山村焕发出新的生机与活力,带动了当地群众脱贫致富。
渠岩村辖7个屯,共237户947人口,在精准识别中,该村建档立卡贫困户34户133人。
该村党支部书记陆家勤介绍说:按照计划,我们村是脱贫攻坚预出列村。为了解决村集体经济收入和贫困户增收难题,推行一区双带集体经济发展模式,目前已经取得初步成效。
陆家勤所说的一区双带,一区即建设100头黑母猪规模的生态养殖集中区;双带,即将养殖小区整体打包出租,每年向村集体支付厂房租金和股金分红,带动村集体经济发展;养殖小区负责收购全村养殖户特别是贫困户的黑猪仔,确保农民养猪不愁销路,带动全村黑猪产业发展。
该养殖示范基地由德保绿谷养猪场承包,厂房占地3.25亩,构树、牧草种植占地10亩,总投资142万元,采用1.8米中架网床+益生菌生态养猪模式,预计年出栏小猪2100头,商品猪500头,产生经济效益178万元。目前,存栏生猪116头,至今年底,至少出栏100头生猪。该基地老总苏振兴告诉笔者。
养殖小区始建于今年5月,9月投入使用。渠岩村与德保绿谷养猪场签订10年的租赁合同,每年获取租金8.5万元,后5年租金以8.5万元为基数,每年递增5%,作为村集体经济收入。有了这项收入,填补了渠岩村集体经济无收入的空白。陆家勤说。
贫困户脱贫,主要靠产业扶持。渠岩村大部分农户散养的猪仔和肉猪,养殖基地以高过市场价1元的价格收购,带动全村生猪养殖产业发展。
李恒文是返乡农民,近几年每年零星散养几头生猪,一年到头不见效益。生猪养殖基地落户渠岩村,他第一个享受到其中的好处。家里2头母猪刚生下猪仔,连同肉猪一起26头猪,都是村里养猪小区收购,一次性就入账2.8万元,我养猪更有动力了。李恒文喜笑颜开。
绿谷养猪公司除了解决村里生猪的销路问题,还为养殖户提供技术指导,上门服务,解决养殖户在养殖过程遇到的难题。
贫困户李荣康,今年在帮扶联系人的扶持下,养了8头肉猪。在被采访过程中,李荣康多次对绿谷养殖公司表示感谢,他说: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我求助,公司都会派技术员到家里为猪诊断,指导我发现小猪厌食时如何对症下药,并注意猪圈的卫生等。
上个月,李荣康的8头生猪出栏销售,收入达1.8万元,今年他将摘掉贫困帽子。
政府有效引导,公司服务到位。如今,渠岩村家家户户养猪,脱贫攻坚产业结出了硕果。养殖小区带活了整个渠岩村,达到了村集体与村民共同获利的双赢效果。该镇党委书记农启曼说。

“今年我和村委合作养猪,养了120头猪,比原来我自己养多了一半。”正在拉着水管给猪冲澡的养殖基地老板廖现高兴地说,现在有70头已经可以出栏了。

轰轰烈烈的禁养区退养结束后,2018年1月1日环保税开征在即。养殖户的心里对未来养猪前景在打鼓,政府还支不支持养猪。是否支持可以从近日几条新闻可以一窥究竟。环保税只对生猪存栏500头以上的规模猪场征收,但是对于散养户来说,国家政策仍然支持养猪致富,只是对猪场环保要求严格了。农村散养户如何养猪,下面四条案例可以带来一点启发。

11月4日上午,贵州省大龙经济开发区大龙镇路良村生猪养殖小区热闹非凡,卡车进进出出。场区内预先设置的出栏通道里,玉屏温氏畜牧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正紧张忙碌地赶猪上车,养殖小区的第四批1800多头商品猪正式出栏。“初步估算,这批猪毛利润有30多万。”路良村委会主任谢显顺说。

水晶乡由于地处偏僻,被当地人称为“县尾”,而迷塘村又是水晶乡最偏远的村,是“县尾”的“县尾”,这个有678户2860人的村,贫困户有136户473人。去年以来,在各方努力下,迷塘村的脱贫工作开展得红红火火,大部分贫困户都有望在既定时间内实现脱贫目标。然而,让迷塘村“第一书记”韦春荣和村干部头痛的是:按照脱贫工作要求,今年村集体收入要达到2万元以上才能通过验收,而迷塘村村集体经济一直为零,是个村集体经济“空壳村”。

陕西柞水发放622万补助扶持贫困户发展养殖业

路良村生猪养殖小区兴建于2015年,建有标准化猪舍4栋,养殖规模2000头左右,总投资210万元,其中,财政扶贫资金投入了150万元左右,剩余部分由谢显顺和其他村干部带头贷款垫资。养殖小区以温氏食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为依托,由公司统一提供猪苗、饲料、技术服务和生物保健,统一保价回购。

为了摘掉村集体经济“空壳”的帽子,韦春荣和村干部想了很多办法,他们曾经想过办养鸡场或养牛场,但都因为没有场地、人工和技术而放弃。

近日,陕西柞水县将622万元养殖产业补助资金兑付给全县1456户贫困户。随着精准脱贫各项扶持政策不断深入推进,全县已有70个村1456户贫困户发展了猪牛羊鸡和蜜蜂等畜牧产业。

图片 1

后来,韦春荣和村干部了解到迷塘村寨松屯廖现的肉猪养殖场效益不错,但由于资金不足,养殖场一直不能满栏养殖。于是他们找到廖现商量合作事宜,结果双方一拍即合。大家商定,由村委提供猪仔和饲料,廖现提供场地、技术和人工,收益按投资比例分成。村委的想法得到了后援单位象州县政府办公室的大力支持。为了解决资金难题,县府办帮助协调解决了扶贫帮扶资金10万元。经过四个月的努力,迷塘村委和廖现养殖场合作养殖的第一批肉猪获得了成功,目前养殖场养殖的120头肉猪有70头可以出栏,另外50头也可以在9月下旬出栏,除去成本,村委可以获得1.5万元的收入。

柞水县针对贫困户发展养殖产业缺资金、缺技术、缺经营能力的问题,通过组织专业养殖服务队伍,对有发展养殖需求的贫困户进行技术培训、到户指导、宣传政策、解决养殖过程中存在的问题。结合村集体经济“三变”工作,组织成立专业养殖合作社,实现贫困户资金、土地入股,就近务工,年终分红,降低发展养殖产业风险,帮助贫困户增强造血能力。

大龙镇路良村生猪养殖小区内,玉屏温氏畜牧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正紧张忙碌地赶猪上车,养殖小区的第四批1800多头商品猪正式出栏

“以前我自己养,每批只能养70~80头生猪,每年收入也就3万~4万元。”廖现说,合作养猪实现了共赢,和村委合作养猪后,他的年收入可以达到6万~7万元。

广西百色投入近亿元,建成7个养殖示范区

利润采用“631”模式进行分配,60%的纯利润给大龙镇782户贫困户进行分红,每户收益350元以上,30%的纯利润作为小区日常运营费用,剩下的10%归路良村集体。“以前村集体收入几乎为零,现在每年都可以有几万元的分红。”谢显顺说。

“除了合作养猪,我们还合作养鱼。”水晶乡迷塘村委主任梁克豪说,现在村委还和廖现利用养猪场旁边的水库养鱼,今年已经投放5000尾鱼苗,预计产鲜鱼6000公斤,村委可以获得1万元收益。

“这批黑猪纯利润约3万元,年底再出栏一批,又将收入3万元,远远超过了2万元要求。”近日,广西百色靖西市果乐乡大有村举行黑猪养殖回收仪式,100多头村集体公司占股的“隆林黑猪”正式出栏,村主任农博做了一个小盘点。今年6月,该贫困村成立村集体公司,与红谷集团开展生猪养殖合作,破解村集体经济收入“空壳”难题。首批共养殖400头“隆林黑猪”,半年时间就收到了实效。

放大到贵州全省,与路良村类似的“公司+养殖小区”模式扶贫养殖小区共有305个,在养肉猪存栏规模超过20万头,带动了9171名贫困人口参与到生猪养殖产业中,并有1109人因此脱贫。

“下一步我们将扩大规模,鼓励贫困户参加养殖,争取到2020年集体经济收入达到5万元以上。”谈到今后的打算,梁克豪信心满满,他说今年有了村集体收入,一定可以把迷塘村建得“有声有色”。□

大有村养殖“隆林黑猪”是百色市依托养殖产业破题贫困村集体经济“空壳”的一个缩影。与其他贫困地区一样,该市尚待脱贫的贫困村中,基本上都是集体经济“空壳”。如何突破这个壁垒?

养殖小区利益联结村集体、合作社、贫困户

时间和任务都在倒逼。“养殖产业属于短平快项目,有着良好的群众基础,可以当年投入当年见效,是破解‘空壳村’的重要抓手。”百色市水产畜牧兽医局局长韦大立表示,今年开始,该局立足贫困村现有资源,按照“政府主导,企业带动”的发展思路,统筹各级扶贫资金,推动贫困村集体养殖基地建设,探索符合百色贫困村发展集体经济的有效路径。

黔东南州麻江县谷硐镇景阳村是一个拥有3840人口,5000多亩耕地的大村,但却是集体经济弱村。村委会主任田军说,长期以来,村集体收入几乎为零,属于典型的空壳村,依靠政府拨发的一两万元办公经费度日。倘若碰上一些必须要搞的公益事业建设,只能到各个部门找项目要资源,“这个单位要点水泥,那个单位要点钢筋。”田军打趣道。

截至11月下旬,全市共完成村集体养殖基地项目选址121个,已投入资金9514万元,建成和在建项目覆盖183个贫困村,建成养殖产业扶贫示范区7个。培育了林下养鸡、蛋鸡、隆林黑猪、本地黄牛、黑山羊、水库鱼等特色养殖产业品牌。仅养殖产业一项,50多个贫困村实现了“当年建设当年创收”目标,集体收入均超过2万元目标。

近几年,因为精准扶贫工作的推进,景阳村的发展迎来了转机。2014年,村里开始谋划着引进产业项目带动农户发展,但具体做什么好,大家一时没有主意。彼时,适逢麻江县与温氏股份全方位合作的初期阶段,县里组织了一大批基层干部去温氏股份总部参观学习,田军对温氏股份的生猪养殖模式印象深刻,认为跟其合作将会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没去之前,我们心里没底的,因为村里及周边从来没见过有大规模养猪的案例。但参观结束后,我的观念变了,决定要么就不搞,要搞就搞大一点。”田军说。

图片 2

图片 3麻江县龙山镇干桥村养殖小区工作间上的宣传画

县域整体统筹推进、抱团打造养殖集中区。田阳县携手华润五丰农业开发有限公司打造贫困村集体养殖集中区,该项目用地143亩,以“公司+公司”的形式进行合作,辐射带动21个贫困村肉鸡产业化经营,每村每年可获7.5万元集体经济收入。

回来后,景阳村就在田军的带领下立即干了起来。他先在村里找了一块30多亩的斜坡荒地,然后向麻江县扶贫办申请了财政扶贫资金63万元,用于建设谷硐镇景阳村生猪养殖小区项目,不足部分则由他牵头成立的景阳村禄富农民生态养殖专业合作社4位社员筹集。2015年上半年,一个总投资100多万,占地2190平方,共有4栋猪圈,养殖规模为1200头的养殖小区正式落成。

财政投入牵线,异地入股搭桥。田东县采取“异地入股分红+养殖基地收入”的模式,为该县16个贫困村集体持续稳定增收加上“双保险”。今年,全县整合2000万元涉农资金异地入股到田东县钱记蛋鸡养殖有限公司,按5%的入股保底分红增加贫困村集体经济收入。截至11月底,16个村已获得首次6-10万元分红。

该项目通过“公司+养殖小区+合作社+贫困户”的利益联结模式助推脱贫攻坚。以该养殖小区今年4月份出栏的一批猪为例,毛利总计为35万元左右:其中4万元由村集体分配(10%用于村集体公益事业开支,90%即3.6万给32户贫困户分红);十多万元用于支付4名员工的工资及猪场的水电费;剩余的利润则由先前投资的4位合作社成员分享。“只要这个项目存续,利益分配都要照此进行。这是经过党员及村民代表会议商讨出来的。”田军说。

发展生态养殖,实现“一区双带”。德保县以特色养殖为载体,推广生态养殖模式。该县在敬德镇渠岩村成立渠岩村便民服务公司,整合村集体闲置土地、厂房,与德保绿谷养猪场签订10年整体打包出租协议。目前,渠岩村生态养殖集中区已建设完工并投入使用,预计年出栏猪崽2100头、商品猪500头,经济效益178万元。

此外,该项目可以为当地贫困户提供5个左右的就业岗位,每人每月工资为2750元。为了调动贫困户的工作积极性,田军设立了激励机制,根据肉猪出栏的死亡率、生产成绩等指标进行衡量奖励。2017年10月,该养殖小区出栏的肉猪每头毛利为270元,大大超过了麻江县230元一头的平均水平。为此,他们拿出了2万多元去奖励参与管理的贫困户。

培育家庭农场主体,产业富民强县。边境县那坡县引进四川德康农牧技术有限公司,以“政府包基建、公司包生产、贫困户得养殖收益、村集体得地租收益”的方式发展规模化家庭农场养殖,建设年存栏祖代母猪1200头的核心种猪场1个、年产12万吨的饲料加工厂1个、家庭农场300个,整个项目达产后可年出栏生猪30万头,产值约7亿元。

目前,景阳村这一产业扶贫项目已在麻江县全面铺开,有超过20个行政村建好了村集体养殖小区,利益联结658户建档立卡贫困户。其中,在谷硐全镇13个村居中,有6个已建成投入生产,另外2个正在建设中。“以前大家都不敢动,但现在我们的规模放到全镇来看已经算最小的了。”田军笑着说。

据了解,决胜小康阶段,百色将投入资金2.88亿元,破解贫困村集体经济零收入的难题,规划打造三大养殖业扶贫发展带:河谷四县区发展集约化现代高效养殖扶贫产业带;南部三县市打造适度规模特色养殖扶贫产业带;西北五县打造特色生态养殖扶贫产业带。

养殖小区竞价发包 底价16万成交31.2万

山西代县整合四村资金 办规模养猪场促农增收

麻江县龙山镇干桥村养殖小区的出现得益于靠近温氏的养殖场。2014年,温氏股份在干桥村修建了一个占地面积1371亩,总投资1.86亿元,年产猪苗24万头的种猪场。“那么大规模的种猪场就在我们对面山头,看着就放心。”村支书李兴祥说。

今年以来,山西省忻州市代县聂营镇党委、镇政府始终把产业脱贫作为重要抓手,与山东新大象集团签订了规模养猪协议,协调西段景、东段景、黑山庄上街、下街四村整合扶贫资金279.7万元,联合创办了四达养猪场。

另一方面,现任村主任罗家付是跟温氏股份合作的老养户,养殖规模为一个猪圈550头。截至目前,已经卖了8批猪,平均毛利润在280元/头。罗家付告诉记者,8批猪中最高的时候能达到接近400元/头的毛利,唯有2015年下半年那一批没怎么赚到钱。当时猪苗是从陕西调运过来,路途遥远,部分猪苗进场时已出现身体状况不好的苗头,后来陆续死了140多头。由于死亡率太高,当批猪平均下来毛利只有16元/头。不过,温氏股份管理人员帮其申请了特殊补助3万多元,“算起来没亏没赚,刚好够我们两夫妻的工资。所以从我自身的经历来看,跟温氏公司合作的风险绝对可控。”罗家付说。

四达养猪场每年可向社会提供商品育肥猪6000头,企业纯收入100万元以上,收益分配方式为70%给予四村的664户1664名建档立卡贫困户,20%给予四个村集体发展公益事业,10%留给四达养猪场作为维修费用。眼下,从新大象集团调进饲养的首批3000头PIC仔猪活蹦乱跳,正健康生长,为贫困户增收脱贫、村集体经济发展和养猪企业壮大打下了扎实的产业基础。

一边是温氏股份的硬实力摆在眼前,一边是村中干部的切身实践体会,这促使李兴祥做出了通过建养殖小区来发展集体经济、带动贫困户脱贫增收的决定。2015年下半年,干桥村申报了扶贫专项资金200万,加上村集体原有的征地补偿款40万以及银行贷款17万,一个由5个猪圈组成,养殖规模为每批2000头的养殖小区正式投入建设。

图片 4

与景阳村略有不同的是,干桥村采取的是“公司+养殖小区+能人+贫困户”的利益联结模式,将建好的养殖小区发包给能人经营,承包者与温氏公司合作养殖获得利润,村集体只负责向承包者收取租金,然后在村内进行分配。2017年初,干桥村首次通过政府平台进行公开招投标,吸引了二三十位老板过来竞标,年租金底价为16万,一直竞价到31.2万才最终成交,合同期限为两年。

饲养技术员为仔猪洒料

养殖小区的租金采取四六分成的分配方式,其中村集体占四成,贫困户占六成。2017年的租金在偿还17万的设备贷款后,剩余的租金中40%用于村集体维护、管理等其他公益事业开支,60%用于分给141户贫困户。2017年全村共有76户贫困户脱贫,“等脱贫任务全部完成后,这笔租金可以用来巩固脱贫成效或者发展其他村集体产业。”李兴祥说。

四达养猪场占地面积30亩,建筑面积4000平方米,养殖规模为年出栏育肥肉6000头。场区内建有一栋连体式全自动化育肥猪舍、一栋连体式全自化保育猪舍、一栋保育后备舍、配备有污水处理池、蓄水池、锅炉房、仓库、办公生活区,购置了大猪栏6000套。

“后续只有租金高低的问题,不怕没人过来养的问题。”对于养殖小区后续是否能持续运营下去这一问题,李兴祥很乐观,“现在距离第一个合同期结束还有一段时间,但前后已经有6个本地老板和7个外地老板过来打听养殖小区是否还继续出租的情况了。”

四达养猪场所养PIC仔猪生长快、采食量大、抗病能力强,四个半月即可长到120公斤出栏,每公斤售价14.4元,全部由新大象集团收购包销,仔猪和饲料均由该集团提供。

村集体“筑巢”引来贫困户建“小区”

该养猪场实行村集体所有股份制企业管理模式,由四村联合成立领导组,下设监事会、理事会,交叉任职,相互监督,特聘请鲍家沟村党支部书记齐满贵为企业法人负总责,还聘请新大象集团技术员庞永晋为饲养技术管理顾问。

桐木村位于铜仁市玉屏县朱家场镇偏中部,距离县城14公里,下辖5个村民小组,共197户771人,曾经是贵州省深度贫困村之一,村集体收入几乎为零。在铜仁市“千企帮千村”扶贫行动中,桐木村成为玉屏温氏畜牧有限公司的帮扶对象,生猪一体化示范养殖小区因此得以落地。

图片 5

该养殖小区于2014年兴建,占地面积50亩,总投资360万元,修建标准化猪舍10栋,每栋猪舍面积600平方米,饲养规模有3000头。养殖小区共由10户村民养殖,每户一栋,其中有7户是村里的贫困户。桐木村党支部书记唐文成告诉记者,最开始村集体利用政府项目资金,投入了三四十万元平整土地,保障养殖小区的水电路畅通,然后由养殖户自己投资建设猪舍,温氏股份及政府给予一定的补贴。

四达养猪场一角

今年50多岁的唐文兵原是村里的贫困户,家有5口人。在没有加入养殖小区与温氏股份合作时,家庭开支主要靠唐文兵务农收入,一年到头只有几千元。2014年,他向银行贷款了8万,向亲朋好友借点,再加上温氏股份和政府的2.8万元的补贴,在养殖小区内投入20多万建了一栋猪舍,一批可养殖300头猪。养猪后的第一年即2015年,唐文兵便脱了贫。2016年,唐文兵花了6万多买了一辆小货车,如今他每年养猪纯收入在10万左右。

四达养猪场的正式运营,使四村贫困户剩余劳动力得到就近转化,增加就业收入,还可带动全镇养殖业朝着规模化、现代化方向发展。

按照小区规划,养殖户出栏的每头猪利润按一定比例提交给村集体,作为村级公益事业建设资金。另外,养殖小区每卖出1头猪,温氏股份给予村集体每头猪15元的补贴,连续补贴3年,用于村集体公益事业建设。

贵州施秉甘溪信用社:扶贫贷款助力农户养猪致富

“全村5个村小组,共有7个文化广场。每天村民在广场娱乐,很是热闹。”唐文成说,现在的桐木村早已今非其比,原来村里的烂泥巴路都变成柏油路,全部通到村小组;村里也结束了过去挑水吃的日子,家家户户装上了自来水。2017年,桐木村摘掉了贫困村的帽子,2018年正式通过验收。目前,村集体收入约50多万元。全村92户贫困户369人仅剩2户尚未脱贫,而与温氏股份合作的养殖小区内的7户贫困户早在2016年就已全部脱贫。

2017年12月19日清晨,这是个寻常的客户回访日,早上10点左右,贵州省施秉县甘溪信用社贷后回访小组一行3人,踏着一夜小雨浸润了的路面,通往了甘溪乡江凯村任明华夫妇修建的养猪场,进行实地回访。

政府投资经营小区 贫困户“坐等”收益

“你们来了!看,这就是在你们大力支持下新修建的养猪场!”正在给猪群搬运投食的任明华一看到回访小组,便放下手中的推车,指着不远处的猪舍说到。大家随即来到了新修建的猪舍,实地看到,新修建的养猪场占地500余平方米,小隔间40个,分为猪仔舍、母猪舍、种公猪舍、配种舍等,可容纳三四百头猪,每个隔间都具有相应的配套设施,可实现饮水、通风、清除粪便等一体化需求。

和其他养殖小区传统的养殖模式不同,玉屏县新店镇洞坪村红花冲养殖小区采用全欧式自动化智能化养殖,是一个集自动智能化及生态“零污染”于一体的绿色养殖小区。每栋猪舍旁都有一高大的自动上料机,实现自动投食,大大降低了人力投入。此外,该养殖小区利用地暖、水帘等设施,将圈内温度恒定在28℃到29℃之间。小区还建立了循环粪便处理机制,将产生的粪便通过蓄粪池集中发酵处理,最终变成有机肥。

在任明华妻子邓国凤的带领下,回访组看见了三十来头黑色的猪仔,邓国凤自豪地说到:“这是年初增加的新品种黑毛猪,皮脆、肉质鲜美,关键的是肥肉一点不腻,特别适合现在人们对‘有口感、低脂肪’的健康追求理念”。

养殖小区负责人许吉平介绍,红花冲养殖小区于2017年新建,总占地40余亩,租金每年800元/亩,其中600元/亩租金直接给被占地的村民,200元/亩交给村集体,作为村级公益事业建设资金。小区内共有4栋猪舍,每栋猪舍一批可养1500头生猪。建设资金来源于贵州省脱贫攻坚投资基金扶贫产业子基金,总投资1897多万,由新店镇政府通过其平台公司——玉屏县新店镇农夫康开发有限公司负责统筹管理经营,聘请10位农户负责日常管理。

图片 6

今年5月18日,小区第一批生猪投苗。此批生猪约于12月底全部出栏,总计5500头生猪,总产值达143万。根据最初的规模设计,养殖小区一年纯利润在200万左右,覆盖新店镇7个行政村451户贫困户1517人,平均带动每个贫困户增收2000元左右。“与温氏股份合作养殖,风险小,贫困户收益较稳定。”许吉平说。

贷款支持的新猪舍和仔猪

目前,类似红花冲养殖小区由政府和温氏股份合作,利用扶贫资金投资,平台公司负责统筹管理经营,收益分配给贫困户的扶贫模式已在全县铺开。

回想一年以前,任明华夫妇在租来的猪场圈养了80头长白猪猪仔,因资金限制、设备简陋、品种单一、规模较小。当时,两人来到甘溪信用社,诉说了新修养殖场、扩大养猪规模的想法和资金周转的困难。

南方农村报记者 段凤桂 王磊 统筹 王伟正

获悉情况后,甘溪信用社立即开展实地调查工作,充分了解到任明华夫妇的基本生产条件和还款能力等信息并认真测算所需资金量,在不到10天的时间里,36万元的扶贫再贷款资金就到了他们夫妇俩的手中。同时,信贷人员还帮忙“想法子、出点子”,多次帮助夫妇俩在款项规划、猪舍修建和品种增加等方面提供合理的建议。

任明华夫妇获得资金支持后更加信心十足、更加勤于学习,经常通过科教频道类和致富类的电视节目了解最新的养殖信息、学习最先进的养殖经验,做好详细的笔记记录,准确掌握新信息、新经验。夫妇俩学习了微信、QQ等新的交流沟通工具,通过朋友圈和微信群等方式拓宽人际交往面,增加猪仔市场销路。

如今,品种数量增加,猪仔肉质增优、客户选择增多、市场需求增大,养殖场已经由2015年30头猪仔的规模发展到2017年11月末400来头多品种猪的配套养殖,年获利20余万元。因长期大量玉米、糠等猪食的采购,也带动了村里其他农户玉米等种植收入,形成了共富裕齐小康的多赢局面。

近年来,贵州施秉甘溪信用社通过运用扶贫再贷款支持当地农户发展产业致富,发挥了积极的效用,其中支持的生猪产业形成了一定养殖规模。截止2017年11月末,发放生猪养殖贷款余额651万元,惠及农户90户,其中带动建档立卡贫困户35户走上脱贫致富之路。

图片 7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