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船红中国 喜迎十九大——践行新理念的嘉兴微样本

近日,嘉兴桐乡一家养猪企业的生态养殖场由于其”零污染养猪”而登上了美国《科学》杂志。该生态养殖场引入了欧洲标准的整套饲养模式,利用自己研发生产的无抗饲料的优…
近日,嘉兴桐乡一家养猪企业的生态养殖场由于其”零污染养猪”而登上了美国《科学》杂志。该生态养殖场引入了欧洲标准的整套饲养模式,利用自己研发生产的无抗饲料的优势,将不含抗生素的排泄物深加工做成生物饲料反哺养殖业,实现对自然环境的零污染。
中国每年要消费大约5亿头生猪,每年产生约6180亿公斤的猪粪,加剧了当地的河流污染。
嘉兴桐乡的一家养猪企业,运用生态化养殖技术,不仅猪的排泄物中不含任何抗生素成分,猪粪还被循环利用,做成生物饲料。
近日,桐乡华腾牧业有限公司的生态养殖场因此上了美国《科学》杂志,被称赞这种养殖模式”减少了猪粪中抗生素抗性基因的数量,降低了污染土壤和附近水源的风险。”
吃的是进口饲料,排的是无抗粪便
华腾牧业原本是我省颇具规模的饲料生产企业,可年产饲料10万吨。
公司总经理沈建平有多年的养殖经验,但养殖造成的各种水体、土壤污染一直困扰着他。
2012年,沈建平远赴欧洲考察,干净整洁的猪舍,高度自动化的养猪场,让他大开眼界,找到了企业转型的方向。
“我们要养就养这样的生态猪,猪肉干净,对环境零污染。”沈建平回国后就开始张罗他的生态牧场,高薪聘请了比利时原饲料协会主席马克作为顾问,又引入了欧洲标准的整套饲养模式。
最让沈建平引以为傲的是,猪的排泄物中不含任何抗生素成分。”我们每月把猪粪送到第三方检测机构,没有检测到任何抗生素成分。”
作为多年的饲料生产企业,华腾牧业拥有研发生产无抗饲料的优势,”饲料中的很多原料是从国外进口的。”沈建平说,那些重金属元素,我们都不添加,还在饲料中加入了从甘蔗中萃取的天然蜜糖,来增加猪仔的食欲。
这些不含抗生素的排泄物,华腾牧业对其进行深加工做成生物饲料,又可以反哺养殖业。真正实现对自然环境的零污染。
吸的是净化空气,喝的是过滤水
日前,我们前往华腾牧业的牧场参观,进门时,汽车先要被消毒水过滤一遍,牧场内部干净整洁,生态宜人。
猪舍内部不允许外人进入,”这是为了防止人身上的病菌进到猪舍。”沈建平说,参观者只能从监控视频中看到猪舍里的情况。
由于饲料中不含抗生素,因此牧场中猪的生产周期达到240天。为了控制猪的发病率,猪舍内的空气和水要经过多重净化。
“我们喂猪的水要先进行两层过滤后,再进行调节PH值的步骤。”此外,猪舍里的空气也要进行过滤净化。
和印象中的养猪场不同,猪舍里的猪都在一个大的空间里活动,而且每个空间都是恒温的。
沈建平介绍,猪舍里还有特制的玩具,供小猪们玩耍,”主要是防止它们打架。一些猪舍,我们还会放音乐,控制它们的情绪。”
卖的是健康猪肉,做的是循环产业
“我们在企业发展过程中,曾目睹了中国食品行业普遍存在的乱象。”沈建平说,他养猪的初衷,就是想为大众提供安全、健康的食品,让国人也能吃上与欧洲标准同步的健康猪肉。
中科院城市环境研究所所长朱永官多次到华腾牧业考察,研究环境系统微生物生态与风险防控的他,也充分认可华腾牧业的养殖模式。此外,他还带来了美国《科学》杂志的记者克莉丝汀.拉尔森,采访了华腾牧业的养殖牧场。
沈建平表示,他并不是要转型做养殖业,而是要做健康产业。”养殖只是我们的其中一个环节。”在整个华腾牧业体系中,从原料生产到养殖加工,最后进行生产销售,形成了全产业链的闭环。
将来,沈建平还会开发自己的生态农场,种植绿色农产品。“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愿意为健康买单,原来一些不顾环境后果的种养殖业,肯定是难以存活的。”
原标题:嘉兴桐乡“零污染养猪” 美国《科学》杂志称赞

一头猪,应该生活在怎样的环境下?

猪圈,印象中最脏臭的地方,人们很容易联想到臭气熏天、蚊蝇横飞的场景。

但同样是养猪,有人另辟蹊径,开创了一片生态养猪的新天地。整个猪舍里几乎看不到一个工人;猪食从成分搭配到输送分配都是全自动进行;站在猪舍门外一点异味都闻不到,整个猪舍地上看不到猪粪的影子;猪舍全年保持恒温恒湿……这一切,只需要几个工人坐在电脑前按几个开关就能全部完成。

在浙江华腾牧业有限公司位于桐乡洲泉镇的嘉华牧场里,高科技物联网技术当上了养猪场的“猪倌”。更重要的是,牧场变废为宝,自主研发粪污处理新工艺,实现低能耗、零排放、无污染、高利用。

透过嘉华牧场,是近年来嘉兴生猪养殖模式从“低、小、散、密”转向100%规模化,是江南水乡一场生态治理的大变革。

规模生态养殖的新样本

嘉华牧场因生态养猪而出名。

用华腾牧业总经理沈建平的话说,在这里“生活”的猪,吃的是自家生产的无抗饲料,喝的是三重过滤纯净水,住的是带27摄氏度恒温地暖的“大床房”,无聊时还有专门的玩具供玩耍……

在这里,处理过的猪粪固肥价格是市场价的3倍,猪肉上了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峰会的餐桌……这些荣光的背后,是沈建平对生态环境的最大保护和猪肉品质的潜心追求。

“如今大家越来越注重环境了,养殖场要长久生存下去,环境保护工作必须做好。”沈建平说。

清扫猪圈是过去养猪最耗费人力的工作,而华腾牧业使用的智能化养殖设备不需要人工打扫,全漏粪设施就像在每个猪舍下安装了个抽水马桶,达到一定量就自动排到专门的设备中,制造沼气、沼液等实现循环利用,猪舍里不会有粪便残留。

在让传统养猪场叫苦不迭的“如何处理排泄物”问题上,沈建平有了很好的解决方法:所有排放的污水不仅经过了严格处理,还实现了内部全循环利用;固体排泄物经过特殊处理后成为有机肥,比一般有机肥的品质要高;难闻的臭味被华腾自行研制的除臭剂消灭得“一干二净”。

粪尿污染物处理循环高效利用,公司拥有21项国家专利,牧场已经可以实现零排放了。其中,公司成功研发生物炭基肥项目——干粪制成生物炭和颗粒炭化肥料,年产高效有机肥3000吨,每吨售价在2000元左右,最高端化肥达到了每吨32000元。

“人工喂食、人工清扫猪舍、人工拿着水管为猪舍降温等都已经成为过去,一切全靠机器就能自动完成,2500头存栏,只用0.8人。”沈建平介绍,华腾牧业正尝到生态环保和规模养殖带来的越来越多的甜头。

2015年,沈建平的养猪场因此上了美国《科学》杂志,被称赞为这种养殖模式“减少了猪粪中抗性基因的数量,降低了污染土壤和附近水源的风险”。

猪污染倒逼下的生态变革

畜禽粪便是主要的农业面源污染之一。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在供港、供沪有利形势激发下,嘉兴生猪养殖量快速增长,存栏量一度达300万头,占全省近五分之一。养猪成为部分集中养殖区域农民增收的主要方式。

2012年,嘉兴全市生猪养殖户数达12.75万户,生猪饲养量达734.19万头。然而,一头猪的排泄量相当于6到7个成年人的排泄量。超越环境承载量的养殖规模,散、小、多、密的养殖特点,给嘉兴埋下了心腹之患。

庞大的养殖规模,使养猪业成为水环境污染的元凶。尤其污水直排,养猪产生的氨氮、总磷成为河道水体主要污染源。

2013年3月黄浦江死猪漂浮事件爆发。被推到舆论风口浪尖的嘉兴,阵阵剧痛史无前例地袭来……事件也为生猪养殖的无序发展,最后一次敲响了警钟。

2013年4月7日,嘉兴市“三改一拆”暨生猪养殖业转型发展动员大会举行,“突出猪围”跨出了关键性的一步。

“几年前的欧洲行,我看了他们的养猪场,我们与欧洲比起来,落后了四五十年。”沈建平感叹道,一个还在读大学的女孩,一个人养了300多头母猪,猪圈还干干净净的,一点臭气也没有。可想而知,发达国家养殖业的自动化程度有多高。一趟欧洲行,沈建平与几个当地农业大户可谓是“大开眼界”。

不久,年薪200万元、聘用期5年,沈建平向比利时饲料协会原主席马克抛出了橄榄枝,聘请他当自己牧场的技术顾问。“既要解决环境污染问题,还要提供放心的高质量猪肉。”

几乎与沈建平同步,嘉兴一边做“减量”文章,以釜底抽薪之势,大力拆除违章猪舍,一边让“提质”成为嘉兴养殖业的风向标,推动生猪养殖业从“低、小、散、乱”向生态化、规模化、集约化方向发展。

4年间,嘉兴的生猪存栏数从2012年最高峰时的300万头,减少到目前的不足18万头;累计拆除违章猪舍面积1600多万平方米;生猪养殖场清理整并为39家,其中19家牧场被评为全省首批美丽生态示范牧场。养殖模式从“低、小、散、乱”转向100%规模化,彻底改变生猪养殖以牺牲环境为代价的粗放模式。

自嘉兴开展生猪养殖业减量提质转型发展以来,嘉兴同步开展“五水共治”,实现了水环境质量的“两个历史性转变”:水质由劣五类和五类为主向三类和四类水体为主的历史性转变,河流交接断面考核结果由不合格向连续三年优秀的历史性转变。

生猪养殖模式的转变,让农村生态环境明显改善,农民生产结构和生活方式加速转型,对清洁、美丽乡村的综合认知和切实需求不断提高,收入更趋优化,全市农民人均收入连续13年居全省首位……

江南水乡嘉兴,生猪养殖业转型发展,为全省乃至全国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供了现实样板和突破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