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乡聚宝村位于兰西县东南方向,这里地势平缓、水资源丰富,非常适合水稻种植。多年来,当地农户都把种植水稻作为支柱产业,村民邹晓辉也是其中的一员。近日,在聚宝村光辉水稻种植专业合作社的水田里,笔者看到合作社的理事长邹晓辉,一边嘴里嚷嚷,一边拍着巴掌“噜噜噜……”正像司令指挥士兵一样,将一群群的鸭子赶向稻田,整个场面颇为壮观。

图片 1

盛夏时节,在桦川县星火乡五良纯生态农业专业合作社的稻田地里,鱼儿不时地翻出水花,鸭子在田里畅游嬉戏,或是追逐鱼儿,或是清理杂草……一派和谐悠然的自然生态气息让路人不时驻足观看,鱼鸭稻共育立体栽培已经成为“百里绿色生态优质稻米长廊”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百亩稻田中,3000只鸭子在稻苗中间来回自由穿行,时而专心啄草觅食,时而欢快追逐嬉戏,累了、乏了就到稻田旁的简易饲养场吃些豆饼、或是美美地睡上一觉,好不惬意!

鸭子自由觅食,水稻茁壮成长。笔者在山东省鱼台县王鲁镇王鲁村看到,“鸭稻共作”技术在这里成了一种新的农业生产模式。据农场主王启龙介绍,这项技术不但环保有效,还能节省种田成本,最主要的是能为人们提供安全、优质的有机大米。
“这项技术很有新意,但鸭子的活动难道不会影响秧苗生长吗?”面对笔者的问题,王启龙回答说,不会的,鸭子们的目标是害虫和杂草,它们在水面上左穿右插,不吃锯齿状的稻叶,不会影响稻秧生长。
据王启龙介绍,他于2013年成立了淯源谷物种植专业合作社,以每亩1200元的价格流转了村民450亩土地种植有机水稻。第一年种植就遇上让他感到头疼的问题:种植有机水稻,不能打药除草,稻田的草只能靠人工拔除,去年稻田先后拔了3遍草,第一遍草多草小,7个人1天才拔1亩。算下来,种1亩有机水稻,一年仅拔草至少需要16个工日,一天一人60元,一亩稻田仅人工拔草费用近千元,去年支付拔草费用达四十多万元。土地流转费和人工拔草费两项,每亩成本高达2200元,年底一算账,种植有机水稻不赚反亏。
王启龙说,他想起村里老一辈人种水稻的情景,当时没有农药,村民家家喂鸭子,天一明鸭子就被赶进稻田里吃草吃虫,稻田的草很难长起来。受此启发,2013年8月中旬,合作社从养鸭场买来4000只大龄金定蛋鸭放进稻田,结果除草效果并不理想。王启龙蹲在稻田里观察、思考,终于找出了其中原因:这些鸭子是在大棚里养大的,(www.nczfj.com)已经习惯靠人喂食,自主找食能力差,放进稻田时,草已长高,鸭子即便想吃草,也够不着和稻苗一样高的草叶。
2014年水稻插秧不久,合作社又买来4000只金定蛋鸭苗放进稻田。“这些鸭子天不明就‘上班’,天黑了还不‘收工’,在稻田里吃草吃虫。”王启龙说,“鸭子很少有趴着不动的时候,整天在稻田里不停地钻来钻去,连吃加踩踏,小草根本长不起来。只有夹在稻秧间的草能够长大,合作社雇人拔了一遍,总共花了不到1万元钱。另外,鸭子长大后卖给蛋鸭场,每只至少还能赚10元钱。”
由于实行鸭稻共作,王启龙的生态农场种植出来的有机大米质量好,加上省了人工拔草费用,基本不用农药和化肥,经济效益大大提高。对于鸭稻共作的好处,王启龙说,鸭粪作为有机肥料取代了化肥,鸭子的走动能减少病害的发生。另外,鸭子吃虫还代替了农药治虫,鸭子啄食杂草替代了除草剂,稻田完全不需喷洒农药、化肥、除草剂,水稻和鸭子在这个生产模式下相得益彰。据他介绍,稻田里的杂草和害虫并不能填饱鸭子的肚皮,工作人员每天早晚还要进行两次喂食:早上只喂个五成饱,好让鸭子还有足够的食欲去捕捉害虫,晚上可以喂个八成饱。
王启龙说,稻田养鸭要注意几个问题。放养时间:以插秧后1个星期为宜。放养密度:每亩15只左右。放养鸭龄:25~32天的鸭苗最好,太小了难以自主觅食,再大了难以养成自主觅食的习惯。放养时间:约3个月,水稻出穗前,要把鸭子赶出稻田,以防鸭子啄食稻穗。放养效益:购买鸭苗每只四五元,每只3个月投食总费用约15元。3个月卖给蛋鸭养殖场,每只最低售价30元。算下来,每只纯利不少于10元。
在我国农村一直有放鸭下田的习惯,农民下田时,顺便把自家养的鸭子赶到田里去吃虫吃草,以节省一部分鸭饲料;到了傍晚,又把鸭子赶回家。“鸭稻共作”与之有很大的不同,此项技术是把鸭子全天候地围养在稻田里,鸭群留在稻田里觅食,直到禾苗抽穗灌浆时才把长大的鸭子赶上来;待稻谷收割后,再把鸭子赶下田觅食遗落的稻穗。在这期间,鸭子成了役畜,以往很难对付的杂草、害虫变成了鸭子的饲料,而鸭粪又是上好的有机肥。鸭群在田里日夜不停地啄食和搅动,促进了稻田养分物质的流动,刺激了水稻的生长发育,为水稻生长起到除草、捕虫、施肥和中耕等作用。最难除治的福寿螺更是鸭子爱吃的佳肴。此外,稻田养鸭还可舒缓土壤板结、恢复地力、增强稻秧抗病和抗倒伏能力、促进生态环保……好处数不胜数。
“鸭稻共作”使鸭子、水田、水稻形成了一个新的生态系统,通过鸭群的活动使该系统活跃起来,形成一个动态的多级食物链网结构和动物循环再生利用体系。
从经济效益分析,“鸭稻米”与常规水稻的产量相差不大。然而,“鸭稻米”无农药、化肥污染,是有机食品,备受消费者欢迎,售价是普通米的2~3倍,每亩可增收千元。更为重要的是,此项技术如果在国内水稻产区得到全面推广,将会为农民增收开辟一条新的有效途径,同时也为避免土壤污染、保护生态环境开创出一个新的模式。
(作者联系地址:山东省临沂市水田路水田小区5号楼三单元信箱 邮编:276002)

据了解,五良纯生态农业专业合作社专门研究种植生态水稻,五年来已形成了一整套“鱼鸭稻共育”的立体栽培模式。“鱼鸭稻共育”模式是在水稻插秧前后购进鸭苗并进行人工驯化,让鸭苗适应水田的杂草和可召回性。插秧后13天左右在稻田里放进鱼苗,一般每公顷稻田放1.5至2万尾鱼苗,品种为草鱼、鲫鱼、鲤鱼三种。前期鲫鱼能吃掉大部分草芽,后期待水田杂草长大,鲤鱼和草鱼成了除草的“主力”。同时,等水稻插秧20天后放进鸭苗,鸭吃虫和鱼苗,鸭粪肥田,形成了“稻——虫——鸭——粪——稻”的生态链。到了水稻抽穗期,鸭子出地,鱼儿继续除草、活水、肥田,实现水稻种植业、养殖业一体化和效益最大化。

在和邹晓辉的谈话中,我们听到了一个名词叫做“鸭稻共作”。

通过稻田立体养鸭、养鱼和养蟹,能够生产出优质的绿色稻米、畜产品和水产品,并能提高稻田的综合经济效益,促进农民增产增收。同时,立体栽培模式能够改善土壤结构,增强土壤肥力,有利于农业结构的调整与优化,有效地利用了稻田的生态空间,实现绿色农业和水产品养殖业、畜牧业的共同发展。

“有机水稻种植最大的问题就是如何解决水草,稻田养鸭正好解决了这一问题,以前水稻种植每亩要投入10个人工,现在每亩地投放了10到13只鸭子,每亩地就只需要3个人工。”邹晓辉说。

稻田里面养鸭,水稻怎么受得了?带着这样的疑问,笔者踏进了稻田。只见每一株稻苗都茎秆粗壮、叶片坚挺。在有机稻田里养鸭,鸭子不仅能除草、松土,还能吃掉稻田内的害虫,粪便直接回田还能产生浑水肥田的效果,鸭子吃掉杂草、害虫,不喂饲料,成为了生态鸭。除了杂草、害虫,每天只需要给鸭子喂食一次,主要以小麦、玉米、豆饼等为主。”邹晓辉说。

“鸭子又不是人,没有辨别能力,不担心它啄掉稻苗吗?”

“鸭苗都是在插秧后10到15天,返青时稻根扎实、扎稳后投放的,当时鸭苗还很小,不构成威胁,而且鸭子只在稻秧间穿梭,杂草90%都被鸭子以践踏的方式压到泥里面,剩下的10%都被鸭子吃掉了。”

“鸭稻共生,对鸭稻都有什么要求吗?”

“水稻要选择抗逆性强的优质品种,因为必须要保障鸭子有足够的活动空间又不能伤害稻苗,所以要选择分叶能力强和植株集散适中的有机水稻;鸭子我选的是“南方的金锭”鸭,它与野鸭相似,野外生存能力强,爱活动,但是它体积小,最大只繁殖到3到3.5斤,采食量小,适合稻田养殖。”

“在水稻的全生长期都适用鸭稻共生吗?”

“也是有技巧的。几乎在每年的5月中旬水稻插秧的同一时间,鸭苗从南方运到光辉水稻种植合作社,在鸭舍经过15天的环境适应,到了6月初,在水稻返青时间,鸭苗入水,开始了长达近两个月的除草期,直到7月末,水稻出穗,鸭子出水。之后采用白天在池塘、沟渠食用小河虾等水生动物,晚上圈养在鸭舍,这样放加养的方式养殖,直到11月中旬下雪,鸭子才统一圈养。

天有不测风云。2016年,意外不期而至,鸭子无故出现大批死亡,邹晓辉一时措手不及,慌乱后镇定下来,邹晓辉开始检查鸭粪,查看食料,踏进放养稻田里,实勘水域和稻苗,采集到基本信息后,邹晓辉急忙上网查资料、打电话找能人请教,多方打探后,才找到死亡原因,控制住了疾病。原来,邹晓辉的稻田鸭养殖方式是采用固定一块田地40天集中放养之后,再改动到其他地块,这样一来,在鸭子的长期栖息排泄下水质混浊,病菌滋生,便导致鸭子大面积死亡。

疾病过后的邹晓辉注重起养殖防疫来,更重要的是他改变了饲养策略,把3000只鸭子分成3个小组,然后按3万平方米一块用网圈出若干块,每个小组在一个地块只待3天就换下一片区域,循环交错利用稻田。这样一来,水质环境好了,得病率低,鸭苗成活率稳定在80%。

这种稻田养鸭生态循环的方式不仅产出有机稻米,还实现了绿色养殖,降低了成本保证了品质,省时省力又增收,实现了效益双赢。“水稻的效益是每亩9000元。鸭子为水稻连续除草45天,每只鸭可节省成本70元。一只鸭产蛋150个,合计效益200元,扣除全年养殖成本100元,纯收益每年每只100元。”
经过一年多的探索磨合,鸭稻共作在光辉水稻种植合作社已经成型,邹晓辉把目光放得更远:“下一步,我打算把水稻种植扩大到1200亩,鸭子养殖量增至6000只,届时计划吸纳更多的成员和贫困户进来,把稻田养鸭生态养殖这条路扩展到全乡,为村民实践出一条鸭稻共作的增收致富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