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讯员曲筱媛
刘跃江报道)连日来,尼勒克县机关单位、各乡镇场组织上千名干部职工深入牧区,铲除草原毒害草。

(记者加尔肯报道报道)近日,尼勒克县县直各机关单位,各企事业单位及12各乡镇场工作人员齐聚唐巴拉草原,召开毒害草防除现场会,这标志着尼勒克县防除毒害草战正式打响。

扎依提·阿力加帕尔现在每天出门带着的不是皮鞭,而是铁锹。他要用铁锹寻找草原上的“隐形杀手”,一个个找到,铲断,永绝后患。

6月14日,记者从新疆新源县畜牧兽医局了解到,自今年5月正式启动本年度毒害草整治工作以来,该县累计投入人力13.1万人次、资金20余万元,目前33.9万亩的毒害草整治既定任务已经初步完成。

毒草肆虐阿勒泰草场194头牲畜中毒死亡。长期以来,由于对草原的不合理利用和过度放牧,致使草蓄失衡,毒害草不断蔓延,给该县草原生态安全和畜牧业产业造成了严重影响。目前,侵害该县草原最为严重的毒害草是白喉乌头、准格尔乌头、大黄等毒害草,侵害面积已经达到15%以上,分布面积达153万亩,占全县可利用草原面积的15.6%。

今年,尼勒克县计划在克令乡、乌拉斯台乡等7个乡镇的夏牧场,完成23万亩的毒草害治理任务。为做到经济、安全、高效的大面积防除毒害草,现场会组织参会人员,开展了现场防除培训。同时编制完成《尼勒克县2008年草原毒害草防除方案》,为治理毒害草提供了科学的防除方法和技术支撑。

这些“杀手”善于伪装,甚至有着艳丽的外表。

新源县天然草原面积761.66万亩,可利用面积688.92万亩,其中夏牧场229.58万亩、冬草场169.79万亩、春秋草场43.46万亩、冬春草场246.09万亩。根据2007年新疆农业大学和州治蝗办开展的草原毒害草联合调查结果,该县草原毒害草发生面积约为174.02万亩。

据了解,尼勒克计划用3-5年时间消除153万亩毒草,今年该县将在乌赞乡、乌拉斯台乡等7个乡镇的夏草场完成21万亩的毒草害治理任务,截止目前已完成毒害草铲除面积达8万多亩。

长期以来,由于对草原的不合理利用和过度放牧,致使草蓄失衡和毒害草还不断蔓延,给草原生态安全和畜牧业产业造成了严重影响。目前,侵害该县草原最为严重的毒害草是白喉乌头、准格尔乌头、大黄等毒害草,侵害面积已经达到15%以上,分布面积达153万亩,占全县可利用草原面积的15.6%。

扎依提痛恨这些“杀手”,因为他家五头牛中的四头,前几天就死在“杀手”手里——草原上的毒害草。

据新源县草原站站长帕提汉·孜依那汉介绍,目前该县受毒害草影响的草场主要为夏牧场,白喉乌头、准葛尔乌头和纳里橐吾是最常见的3种毒害草,这些毒草生长在海拔1600—2600米处,根系发达,枝粗叶大,扩散能力强,制约了该县畜牧业的健康发展,尤其是卡普河阿克吾赞、窝日塔陶依节劳、布不拉克和乞儿盖等夏牧场较为严重。

据了解,从5月初开始,伊犁州直全面启动大面积防除草原毒害草工作,规划用3年时间完成300万亩草原毒害草防除任务。

昨日,记者从富蕴县畜牧局了解到,该县今年已有113头牛因吃了乌头等毒害草死亡,经济损失达上百万元。

自2007年以来,新源县在自治区和州治蝗办的帮助指导下,每年都组织干部和牧民采取人工挖除、化学防除和围栏禁牧等方式综合施治,一定程度地遏制了毒害草在部分区域的蔓延,但是由于发生面积大、地形复杂等原因,仍有97.02万亩草原毒害草没有得到有效治理。

记者从阿勒泰地区畜牧兽医局的公开信息看到,截至8月24日,经阿勒泰地区治蝗部门统计,全地区因啃食毒害草死亡的牲畜194头只(牛161头,羊33只),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近200万元。

鉴于毒害草久治不减的严峻局面,2016年11月,新源县委、政府决心利用未来3年时间,举全县之力对毒害草进行集中整治。在毒害草整治行动中,新源县采取政府引导、牧民实施的方式,牧民为毒害草防除工作的责任人。今年,近34万亩的任务被分解至13个乡镇场51个村队4932户牧民,并通过层层签订毒害草防除责任书,将防除任务落实到户、到人,为今年的毒害草防除工作奠定了坚实基础。

扎依提家所在的富蕴县库尔特乡并不是牲畜中毒死亡最多的,邻乡吐尔洪乡是受灾最为严重的牧区,有61头牲畜中毒死亡。

据悉,本年度毒害草整治的初验工作已于6月10日开始,初验采取实地测量和随机的方式,抽样检验合格标准有3项:将毒草连根彻底铲除;挖出的土不能撂到别处伤及牧草;每100平方米毒草株数不超过5株。为了取得实效,2018年5月还将进行复验,验收不合格者将被责令重新治理。

富蕴县畜牧局工作人员沙吾列西表示,今年出现毒害草的夏牧场海拔1500米以上,毒害草以毒芹和乌头为主。

沙吾列西说,富蕴县夏牧场可使用面积437.55万亩,载畜量156.31万头,由于今年雨水少,阳坡牲畜可食草干枯,阴坡及林带毒草旺盛,致使牲畜误食。据统计今年富蕴县毒害草危害面积1.69万亩,严重危害面积1.22万亩。

阿勒泰地区畜牧兽医局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全地区采取转场、刈割、挖除、化除等方法完成控制毒草危害面积44万亩,其中化除10万亩,刈割23万亩,挖除11万亩。

对于像扎依提这样受害的牧民,富蕴县畜牧局已经准备材料,向上一级申报,争取补助,减少经济损失。

阅读延伸

毒草已达每平方米3~4株

根据农业部草原监理中心公开资料,受今年春夏降水持续偏少的影响,新疆天山一带和北疆草原遭受大面积旱灾,受灾草原面积约1800多万公顷,约占该区域草原面积的65%,牧草产量总体下降30%~50%。严峻的草原旱灾形势给牲畜放牧特别是安全越冬造成严重困难。

富蕴县畜牧局工作人员沙吾列西说,由于干旱,今年的毒草每平方米达到了3-4株,且很显眼。

阿勒泰地区正组织县草原治蝗部门协调解决毒害草严重危害区域牲畜转场,对百平方米30株以上的区域组织牧民挖除;借鉴以往喷洒除草剂控制乌头成功试验基础上,积极开展打草场防除小花棘豆和采用新型除草剂试验,加大对牧民保护草原和牲畜误食毒害草急救方法宣传和培训力度。

记者了解到,2008年阿勒泰地区遇到旱情,同样遭遇毒害草,造成1300余头牛羊中毒死亡。

草业专家:限牧才是治本之策

新疆农业大学草业与环境科学学院朱进忠教授对新疆草原毒害草关注已经四十年。他说,乌头、毒芹、狼毒、醉马草对新疆草原危害最大。

朱进忠认为,今年毒害草危害大的主要原因是,干旱致牧草产量下降,而毒害草适应能力强,呈疯长之势。雨水充足时,牧草长的好;旱情来临,牲畜选择余地少了,或误食或无奈食用毒害草。

对于毒害草的危害可以选择人工铲除、化学防治。但是两者都对草原有危害,人工铲除破坏整个草场,且不彻底,化学防治针对性差。

上世纪80年代末,全疆常见毒害草81种。目前,已发展到104种。

面对毒害草的危害,朱进忠表示,限牧才是治本之策。

朱进忠举例介绍,他们在乌鲁木齐的南山牧场做过试验,对一片醉马草繁殖过度的草场进行围栏。三年后,醉马草就被长势旺盛的牧草淹没了。“根除毒害草的方法是牧区和农区提倡圈养,控制草原上的放牧群,在草原上划分放牧区域,核算载畜量,实施围栏、休牧、禁牧等多种措施,让草场也有个养生期。”朱进忠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