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输血型”援藏向“造血型”援藏转变,依据实际、发挥优势,振兴白朗的产业,造福白朗的群众。这就是高原兴业兴城的“藏地密码”。
每年的六、七、八月是西藏的雨季。西藏的雨,或大雨倾盆,或淅淅沥沥,或东边日出西边雨,总是不期而至。年楚河谷,大片大片的青稞,不知疲倦地吮吸着这些“天露”,努力把果实生长得更饱满。河谷两边的牧场上,牦牛悠闲地享用肥美的牧草,羊群边吃边走,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
白朗是农牧大县,但长期以来产业结构单一、经济发展缺乏新活力困扰着这个边陲小城。援藏,最终是为了让藏族群众生活富裕起来、水平提升起来。为此,济南来的援藏干部必须找寻并激活在雪域高原之上兴业兴城的“藏地密码”。
看过《西游记》的人都知道,唐僧师徒西行至万寿山五庄观曾吃过有延年益寿功效的人参果。看到此,人们都相信这种娃娃模样的人参果只存在于神话传说中罢了。然而,如果你来到白朗,来到这里的农业科技示范园,就会采到真真切切娃娃模样的人参果。
咬一口人参果,香甜干脆、口感细腻。虽然白朗的人参果并没有传说中的延年益寿功效,但它的确是在这片平均海拔4200多米的土地上能吃到的为数不多富含营养的高端水果。2013年入驻白朗以来,济南市第七批援藏干部先后引进人参果、玉皇菇等高端蔬菜瓜果新品种38个。援藏干部、白朗县委书记翟军说:“假以时日,这些适应高寒高海拔气候的高端瓜果蔬菜将推广种植到普通藏族群众的果蔬大棚里,摆上寻常藏族百姓的餐桌。”
人参果的引进与本土化,是济南市对口援藏“增强自主‘造血’功能”产业扶持方针的最新体现和最新成果。
援藏怎么援?这是每一批援藏干部初踏雪域高原所必须回答的一个问题。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每一批援藏干部都把调查研究作为到白朗后的第一项工作。20年来,七批援藏干部深入基层调查研究、广泛征求各界意见,调查结果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由“输血型”援藏向“造血型”援藏转变,依据实际、发挥优势,振兴白朗的产业,造福白朗的群众。他们坚信,这就是高原兴业兴城的“藏地密码”。
也就是在“增强自主‘造血’功能”产业扶持方针的指导下,援藏干部迅速把打造支柱产业的目标瞄准白朗的蔬菜产业——
1998年,济南市第二批援藏干部从山东引进了大棚蔬菜,并在白朗县成功试种。经过16年的不懈努力,形成了“天域绿”这一知名品牌、蔬菜协会这一经济组织、“蔬菜采摘节”这一销售载体。特别是坚持不懈地打造白朗农业科技园区,建成西藏唯一的国家级蔬菜标准化种植示范区。目前,白朗县蔬菜大棚达到5367座、蔬菜品种达到116个,露天蔬菜面积9000多亩,2013年蔬菜产量达7513.7万斤、蔬菜收入达8265.07万元,带动农牧民人均增收1360元,占农牧民人均纯收入的18.75%。
第七批援藏干部承上启下,对蔬菜产业发展进行了再次规划,投入援藏资金1000万元,实施“现代化农业科技示范园及农牧民温室大棚建设项目”,新建温室大棚100座,打造一批蔬菜种植基地并建立蔬菜销售体系,扶持蔬菜产业进一步做大做强。巴扎乡的蔬菜种植户尼玛扎西家中有5个蔬菜大棚,种植西红柿、黄瓜、青椒等蔬菜,每年收入达5万多元。“自从跟着济南来的蔬菜技术员学种菜,我家蔬菜大棚的效益一年比一年好,家里的生活也越来越富裕。”尼玛扎西笑着说。济南援藏干部、白朗县委常委、副县长王士强说:“第七批援藏干部来后,努力推动农超对接、订单对接,完善销售终端,帮助种菜的藏族群众打开更多销路。”
蔬菜产业的勃兴,让白朗有了“中国蔬菜看寿光,西藏蔬菜看白朗”的美誉。然而,要想让白朗群众富起来,仅靠蔬菜产业还不够,必须走产业多元化的路子。
出一条依靠科技创新提升传统产业水平、借助产业基地打造产业载体、扶持小微企业迅速做大做强的产业发展路子。
济南援藏干部在积极探索中逐渐走
回忆起这20年的白朗兴业之路,白朗县委副书记、县长贵桑感慨地说:“在援藏干部和白朗广大干部群众前赴后继的努力下,白朗县已经形成了以‘优质青稞、大棚蔬菜、农区畜牧业、民族手工业’为主的四大产业。”
青稞是藏族农牧民的主要种植作物。如何做优青稞产业是各批次援藏干部十分关心的问题。第七批援藏干部、白朗县农牧局副局长于新元说:“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做优青稞产业一定要向科技要生产力。”如今,在自治区农科院的帮助下,白朗县建成优质青稞生产基地7.5万亩。其中,今年种植青稞新品种“藏青2000”6万亩。品种的更新换代固然重要,但生产手段的现代化更为重要。从第一批援藏开始,就开始采取援助农业机具等方式,大力推广农业机械化。日喀则市珠峰农机有限公司在山东及济南市的援助下获得长足发展,旗下546台大小机械服务着白朗及周边6个县的青稞播种、收割等工作,生产效率大大提高。截至2013年,白朗县机耕、机播、机收面积分别占总播种面积的92%、85%、65%,全县粮油总产突破亿斤大关,青稞年加工能力达到1500万斤。
畜牧业是藏区农牧民千百年来从事的传统产业。时代在进步,畜牧业也要依靠科技发展做大做强。在巴扎乡恰仓村有一个远近闻名的萨福克羊养殖基地。这个基地是在自治区农科院扶持资金和济南援藏资金的帮助下建立的。在这里养殖推广的萨福克羊养殖8个月就可以出栏,一只价值可达1900多元。养殖4年的当地羊的个头都不如1岁的萨福克羊大。如今,恰仓村已经有42户牧民开始养殖萨福克羊。在援藏干部的帮助下,白朗逐步推广“企业+协会+农户”的运营模式,推动了产业发展、促进了农牧民增收。目前,全县牲畜存栏22.57万头,总增率达26.65%,出栏率达30.2%。两个规模各200头的优质奶牛养殖小区已经建成,全县奶牛改良率达93%。备受关注的草原生态奖励补偿机制已经全面实施。
雪域高原,给藏族特色民族手工业传承与勃兴创设了天然的优势。济南援藏干部入驻白朗后大力扶持和做精做大民族手工业。恰珠编织厂是远近闻名的手工制作卡垫生产厂。纯手工编织的卡垫每张可达几千甚至上万元,远销海外。在这里工作的德吉普赤一年收入能有5万元。厂长曲珍说:“我们工厂从2004年搬到白朗,至今已经解决了3000多人的就业和培训问题。”如今,全县民营经济实体52家,注册资金7741万元,销售收入达2210万元。白朗的民族手工业园区也已经初具规模,民族手工艺产品质量进一步提高,市场供不应求。
济南援藏干部找寻和激活的“藏地密码”,的的确确改变了白朗县的经济发展状况。白朗县委书记翟军说:“藏族群众尝到了产业扶持的甜头,许多传统的小微企业在我们援藏资金的扶持下迅速发展壮大。这条路子,我们还要坚定不移地走下去。”

澳门皇冠金沙网站,由“输血型”援藏向“造血型”援藏转变,依据实际、发挥优势,振兴白朗的产业,造福白朗的群众。这就是高原兴业兴城的“藏地密码”。
每年的六、七、八月是西藏…

白朗县本是西藏日喀则市的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县城,近几年却在西藏杨了名,这要归功于山东援藏干部和农业技术专家了。因为他们让山东果蔬大棚深深的扎根在了雪域高原,让西藏同胞有新鲜蔬菜吃。
白朗县虽然海拔比较高,但光照充足,土壤肥沃,比较适合种植蔬菜。因此,第二批济南援藏干部就考虑把蔬菜大棚引进到白朗县。第八批山东援藏干部、白朗县常务副书记黄晓广介绍说,大棚蔬菜引进前,土豆、萝卜和白菜是西藏农牧民群众餐桌上的蔬菜老三样。1998年,山东第二批援藏干部、时任白朗县委书记时文进决定将蔬菜大棚引进白朗县。
时文进相中了济南市历城区唐王镇农业技术员张际明的种菜技术,就动员他去援藏。没想到,张际明在西藏一干就是17年,在日喀则各县带出了几千名徒弟。在白朗提起老张,那只能是会种蔬菜大棚的张际明。
白朗县巴扎乡彭仓村老支书边巴顿珠是全县首个尝试种植蔬菜大棚的藏族同胞。他回忆说,当时山东援藏干部多次动员他种植蔬菜大棚,并免费提供了大棚、菜苗和技术支持。老张来我们家,手把手地教我们。后来在老支书的带动下,全村48户全部都种植了蔬菜大棚。
说起种植蔬菜大棚的变化,70多岁的老人家感触颇深。原来种青稞,一亩地年收入也就1000到2000元,现在不到一亩地的一个蔬菜大棚,年收入至少能达到7000元。
从没有蔬菜,到有菜可吃,再到蔬菜品种齐全,日喀则市白朗县蔬菜大棚已经发展到5428座。
2016年以来,白朗县结合全县产业实际,决定将蔬菜产业作为当前白朗补齐产业转型升级短板的重点来抓,确定了万亩珠峰有机蔬菜白朗生产基地既日喀则市菜篮子基地建设项目。白朗县已经与西藏珠峰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山东省寿光蔬菜产业集团签订合作协议。相信未来,白朗蔬菜一定会向着产业化、规模化发展更进一步。

走进西藏日喀则白朗县现代化农业科技示范园,一个忙碌的身影正俯身查看蔬菜长势。他就是山东农业技术员张际明,坚守在白朗县17年,让高原大地果蔬飘香。

由“输血型”援藏向“造血型”援藏转变,依据实际、发挥优势,振兴白朗的产业,造福白朗的群众。这就是高原兴业兴城的“藏地密码”。

54岁的张际明被白朗人亲切地称为“老张”。2000年,老张带着妻子离开了老家济南市唐王镇东张村,作为农业技术员随济南市援藏干部来到了白朗县。

每年的六、七、八月是西藏的雨季。西藏的雨,或大雨倾盆,或淅淅沥沥,或东边日出西边雨,总是不期而至。年楚河谷,大片大片的青稞,不知疲倦地吮吸着这些“天露”,努力把果实生长得更饱满。河谷两边的牧场上,牦牛悠闲地享用肥美的牧草,羊群边吃边走,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

当地人喜食牛羊肉和青稞,想在青藏高原上种菜,转变当地村民的观念是一道难关。老张骑着自行车下乡给农牧民做工作,常碰一鼻子灰,甚至被轰出来。

白朗是农牧大县,但长期以来产业结构单一、经济发展缺乏新活力困扰着这个边陲小城。援藏,最终是为了让藏族群众生活富裕起来、水平提升起来。为此,济南来的援藏干部必须找寻并激活在雪域高原之上兴业兴城的“藏地密码”。

老张下决心要让农牧民们尝到种菜的甜头。在山东援藏干部和农业技术员的动员下,白朗县巴扎乡彭仓村的村支书边巴顿珠在村里第一个种起了蔬菜温室大棚,收入明显增加。在他的带动下,村里48户都种上了蔬菜大棚。“原来种青稞一亩地年收入也就一两千元,如今一个蔬菜大棚年收入就能达到七八千元。”边巴顿珠说。种菜后,他家里买上了大型农机具,村里有一半农户也开上了小轿车。

看过《西游记》的人都知道,唐僧师徒西行至万寿山五庄观曾吃过有延年益寿功效的人参果。看到此,人们都相信这种娃娃模样的人参果只存在于神话传说中罢了。然而,如果你来到白朗,来到这里的农业科技示范园,就会采到真真切切娃娃模样的人参果。

2002年,白朗县冲堆村的村民边多想种小白菜,老张则建议他种南瓜、西葫芦。老张拍着胸脯说:“听我的,钱赔了算我的。”果然,那年西葫芦卖到了7元/斤,边多的西葫芦足足卖了两万元,第二年他又建了四个大棚。

咬一口人参果,香甜干脆、口感细腻。虽然白朗的人参果并没有传说中的延年益寿功效,但它的确是在这片平均海拔4200多米的土地上能吃到的为数不多富含营养的高端水果。2013年入驻白朗以来,济南市第七批援藏干部先后引进人参果、玉皇菇等高端蔬菜瓜果新品种38个。援藏干部、白朗县委书记翟军说:“假以时日,这些适应高寒高海拔气候的高端瓜果蔬菜将推广种植到普通藏族群众的果蔬大棚里,摆上寻常藏族百姓的餐桌。”

如今,白朗县建起了5428座大棚,蔬菜品种达到了136个。“原来是自然的小农经济,形不成规模性物流,我们这一批援藏干部想让白朗的蔬菜生产进一步规模化、产业化。”济南市援藏干部、白朗县常务副书记黄晓广说,下一步要将更多观光农业的元素融入其中。

人参果的引进与本土化,是济南市对口援藏“增强自主‘造血’功能”产业扶持方针的最新体现和最新成果。

西藏珠峰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法人巴桑顿珠是这里走出的大学生,他上小学时,就对山东援藏干部在村里建起的蔬菜大棚感到新奇。“那时村里的蔬菜只有萝卜、白菜、土豆这‘老三样’。山东援藏干部给我们生活品质上带来了革命性改变。”

援藏怎么援?这是每一批援藏干部初踏雪域高原所必须回答的一个问题。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每一批援藏干部都把调查研究作为到白朗后的第一项工作。20年来,七批援藏干部深入基层调查研究、广泛征求各界意见,调查结果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由“输血型”援藏向“造血型”援藏转变,依据实际、发挥优势,振兴白朗的产业,造福白朗的群众。他们坚信,这就是高原兴业兴城的“藏地密码”。

巴桑顿珠感慨,山东援藏20多年,白朗的蔬菜生产也进行了近20年,如今连藏族的技术人员也能说一口流利的山东话。“现在我父母的糌粑吃得越来越少,菜吃得越来越多了。”

也就是在“增强自主‘造血’功能”产业扶持方针的指导下,援藏干部迅速把打造支柱产业的目标瞄准白朗的蔬菜产业——

1998年,济南市第二批援藏干部从山东引进了大棚蔬菜,并在白朗县成功试种。经过16年的不懈努力,形成了“天域绿”这一知名品牌、蔬菜协会这一经济组织、“蔬菜采摘节”这一销售载体。特别是坚持不懈地打造白朗农业科技园区,建成西藏唯一的国家级蔬菜标准化种植示范区。目前,白朗县蔬菜大棚达到5367座、蔬菜品种达到116个,露天蔬菜面积9000多亩,2013年蔬菜产量达7513.7万斤、蔬菜收入达8265.07万元,带动农牧民人均增收1360元,占农牧民人均纯收入的18.75%。

第七批援藏干部承上启下,对蔬菜产业发展进行了再次规划,投入援藏资金1000万元,实施“现代化农业科技示范园及农牧民温室大棚建设项目”,新建温室大棚100座,打造一批蔬菜种植基地并建立蔬菜销售体系,扶持蔬菜产业进一步做大做强。巴扎乡的蔬菜种植户尼玛扎西家中有5个蔬菜大棚,种植西红柿、黄瓜、青椒等蔬菜,每年收入达5万多元。“自从跟着济南来的蔬菜技术员学种菜,我家蔬菜大棚的效益一年比一年好,家里的生活也越来越富裕。”尼玛扎西笑着说。济南援藏干部、白朗县委常委、副县长王士强说:“第七批援藏干部来后,努力推动农超对接、订单对接,完善销售终端,帮助种菜的藏族群众打开更多销路。”

蔬菜产业的勃兴,让白朗有了“中国蔬菜看寿光,西藏蔬菜看白朗”的美誉。然而,要想让白朗群众富起来,仅靠蔬菜产业还不够,必须走产业多元化的路子。

出一条依靠科技创新提升传统产业水平、借助产业基地打造产业载体、扶持小微企业迅速做大做强的产业发展路子。

济南援藏干部在积极探索中逐渐走

回忆起这20年的白朗兴业之路,白朗县委副书记、县长贵桑感慨地说:“在援藏干部和白朗广大干部群众前赴后继的努力下,白朗县已经形成了以‘优质青稞、大棚蔬菜、农区畜牧业、民族手工业’为主的四大产业。”

青稞是藏族农牧民的主要种植作物。如何做优青稞产业是各批次援藏干部十分关心的问题。第七批援藏干部、白朗县农牧局副局长于新元说:“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做优青稞产业一定要向科技要生产力。”如今,在自治区农科院的帮助下,白朗县建成优质青稞生产基地7.5万亩。其中,今年种植青稞新品种“藏青2000”6万亩。品种的更新换代固然重要,但生产手段的现代化更为重要。从第一批援藏开始,就开始采取援助农业机具等方式,大力推广农业机械化。日喀则市珠峰农机有限公司在山东及济南市的援助下获得长足发展,旗下546台大小机械服务着白朗及周边6个县的青稞播种、收割等工作,生产效率大大提高。截至2013年,白朗县机耕、机播、机收面积分别占总播种面积的92%、85%、65%,全县粮油总产突破亿斤大关,青稞年加工能力达到1500万斤。

畜牧业是藏区农牧民千百年来从事的传统产业。时代在进步,畜牧业也要依靠科技发展做大做强。在巴扎乡恰仓村有一个远近闻名的萨福克羊养殖基地。这个基地是在自治区农科院扶持资金和济南援藏资金的帮助下建立的。在这里养殖推广的萨福克羊养殖8个月就可以出栏,一只价值可达1900多元。养殖4年的当地羊的个头都不如1岁的萨福克羊大。如今,恰仓村已经有42户牧民开始养殖萨福克羊。在援藏干部的帮助下,白朗逐步推广“企业
协会
农户”的运营模式,推动了产业发展、促进了农牧民增收。目前,全县牲畜存栏22.57万头,总增率达26.65%,出栏率达30.2%。两个规模各200头的优质奶牛养殖小区已经建成,全县奶牛改良率达93%。备受关注的草原生态奖励补偿机制已经全面实施。

雪域高原,给藏族特色民族手工业传承与勃兴创设了天然的优势。济南援藏干部入驻白朗后大力扶持和做精做大民族手工业。恰珠编织厂是远近闻名的手工制作卡垫生产厂。纯手工编织的卡垫每张可达几千甚至上万元,远销海外。在这里工作的德吉普赤一年收入能有5万元。厂长曲珍说:“我们工厂从2004年搬到白朗,至今已经解决了3000多人的就业和培训问题。”如今,全县民营经济实体52家,注册资金7741万元,销售收入达2210万元。白朗的民族手工业园区也已经初具规模,民族手工艺产品质量进一步提高,市场供不应求。

济南援藏干部找寻和激活的“藏地密码”,的的确确改变了白朗县的经济发展状况。白朗县委书记翟军说:“藏族群众尝到了产业扶持的甜头,许多传统的小微企业在我们援藏资金的扶持下迅速发展壮大。这条路子,我们还要坚定不移地走下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