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镇化是中国经济未来的最大动力所在,也是今年政府工作报告重点提及的工作之一。在李克强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城镇化是现代化的必由之路,是破除城乡二元结构的重要依托。推进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着重解决“三个1亿人”的问题,指引出中国新型城镇化的未来发展之路。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5日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上作政府工作报告时说,今年要推进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坚持走以人为本、四化同步、优化布局、生态文明、传承文化的新型城镇化道路,遵循发展规律,积极稳妥推进,着力提升质量。今后一个时期,着重解决好现有“三个1亿人”问题,促进约1亿农业转移人口落户城镇,改造约1亿人居住的城镇棚户区和城中村,引导约1亿人在中西部地区就近城镇化。

●今后一个时期,着重解决好现有“三个1亿人”问题,促进约1亿农业转移人口落户城镇,改造约1亿人居住的城镇棚户区和城中村,引导约1亿人在中西部地区就近城镇化。

今后一个时期,着重解决好现有“三个1亿人”问题,促进约1亿农业转移人口落户城镇,改造约1亿人居住的城镇棚户区和城中村,引导约1亿人在中西部地区就近城镇化。

李克强说,要有序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推动户籍制度改革,实行不同规模城市差别化落户政策。把有能力、有意愿并长期在城镇务工经商的农民工及其家属逐步转为城镇居民。对未落户的农业转移人口,建立居住证制度。使更多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纳入城镇教育、实现异地升学,实施农民工职业技能提升计划。稳步推进城镇基本公共服务常住人口全覆盖,使农业转移人口和城镇居民共建共享城市现代文明。

●有序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推动户籍制度改革,实行不同规模城市差别化落户政策。

提三个一亿人

加大对中西部地区新型城镇化的支持。提高产业发展和集聚人口能力,促进农业转移人口就近从业。加快推进交通、水利、能源、市政等基础设施建设,增强中西部地区城市群和城镇发展后劲。优化东部地区城镇结构,进一步提升城镇化质量和水平。

●要更大规模加快棚户区改造,决不能一边高楼林立,一边棚户连片。

以城镇化拉动内需

加强城镇化管理创新和机制建设。要更大规模加快棚户区改造,决不能一边高楼林立,一边棚户连片。以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为指导,做好相关规划的统筹衔接。提高城镇建设用地效率,优先发展公共交通,保护历史文化和自然景观,避免千城一面。加强小城镇和村庄规划管理。探索建立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成本分担、多元化城镇建设投融资等机制。通过提高建设和管理水平,让我们的城镇各具特色、宜业宜居,更加充满活力。

要更大规模加快棚户区改造,决不能一边高楼林立,一边棚户连片。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表示,十八大以后,从中央对城镇化的思考和布局中可以看出,城镇化战略是未来中国经济最重要的增长动力。新一届领导班子上任后,除了提打造经济升级版、释放改革活力,第三个就是强调城镇化。

户籍改革不能排除发达城市

汪玉凯认为,改造1亿人居住的棚户区、城中村将改善城镇化以后居民生活环境,提高城镇化的生活质量。提出中西部地区城镇化,则是鼓励流动人口到中西部地区就业和生活。他认为,“三个1亿人”是站在统筹城镇化的高度上提出的,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国家发改委小城镇中心总规划师沈迟表示,今年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就已经提出过3个一亿人的问题,其中第一个就是要促进1亿农业转移人口落户城镇。本届政府报告中强化了以人为本的提法,重申了城镇化是为人服务的根本目标。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研究员张立群认为,解决“三个1亿人”问题,首先将是民生的重大改善,同时也包含着拉动内需的巨大潜力。

当前,各地都在编制新型城镇化规划,一些地方已经发布。但是令人担忧的是还没有几个地方真正落实中央的这项要求,没有提出自身准备在哪些城市花多少时间解决多少农业转移人口落户城镇。有些地方虽然部署了要放开户籍,但还是把省会城市和个别发达城市排除在外,但事实上正是这些发达的地区和城市是吸纳农业转移人口最多、最有条件落户的城市。

张立群表示,农业转移人口落户城镇和1亿人的就近城镇化,会在消费市场增长方面提供巨大潜力。1亿人棚户区的改造则是在房地产投资和相关的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巨大潜力。这些对经济持续平稳增长,将形成可持续的支撑作用。

总理报告中明确要求有序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推动户籍制度改革。有序推进首先要推进,不能以有序为理由不推进户籍制度改革。一些城市资源环境容量有限、个别超大城市总人口增长过快,需要根据不同情况合理设置落户政策。在这里,需要遏止的是总人口增长过快的趋势,而不是更加严厉的户口准入条件。事实上,这些城市过去到现在已经采取了最为苛刻的户籍准入限制,但并没有遏止住总人口快速增长的趋势。因此,各地应当根据报告的要求,真正从以人为本的目的出发,去解决长期以来积累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城镇的问题。

要在未来一个时期内,有序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推动户籍制度改革,实行不同规模城市差别化落户政策。要把有能力、有意愿并长期在城镇务工经商的农民工及其家属逐步转为城镇居民。对未落户的农业转移人口,建立居住证制度。

此外,城镇化是在特定的自然环境和资源条件下一个地方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结构和特征的要求和反应,与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和农业现代化同步发展。因此,不能不考虑其他因素,孤立地提出城镇化发展目标和要求。也有一些地方,在经济增长速度放缓的前提下,提出下阶段的城镇化率反而要加速增长,甚至提出通过行政区划调整迅速提高城镇化率,显然是不懂得城镇化的动力机制和基本规律,错把结果当目标了。

推动户籍改革

城市间差别化落户

过去持续多年的户籍制度,为农民形成了身份障碍,妨碍了城镇化的发展。中房集团理事长孟晓苏认为,推动户籍制度改革,把有能力、有意愿并长期在城镇务工经商的农民工及其家属逐步转为城镇居民,这恰是数据统计的我国城镇化率是52.5%和实际户籍人口仅是35%中间差别的17.5%的内涵所在。让已进城的农民工转为城镇居民,让他们在城市中工作生活,不仅可以有效推进城镇化的发展,而且可以有效提高这批农民的收入水平,同时促进消费。

汪玉凯认为,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的居住证制度,从长远发展来讲,有可能使城乡二元户籍制度向构建一个统一制度的方向发展。

“我认为,这个进程在不同的地方是有差异的,特大城市北京、上海是属于严格控制户籍的,这些地方可能通过其它政策举措来适度地控制。要通过建立一些产业门槛,来疏散大城市的人口。所以我认可户籍制度的改革会加快步伐,但是不同规模的城市的政策是有差异性的,这个政策和对户籍的整体调控政策是一致的。”汪玉凯说。

要加大对中西部地区新型城镇化的支持。提高产业发展和集聚人口能力,促进农业转移人口就近从业。要通过提高建设和管理水平,让我们的城镇各具特色、宜业宜居,更加充满活力。

中西部城镇化

各城镇要宜居宜业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认为,对于加大中西部地区新型城镇化建设和支持,可以结合这次提出的“三个1亿人”中的第三条“引导约1亿人在中西部地区就近城镇化”一起来看。

汪玉凯认为,提出加强中西部新型城镇建设,是把中西部小城镇就地城市化的一个重要方面,通过这一方式,可以让这些地区的农民就近就地城市化,避免扎堆儿到东部北部的一些大城市。加强这种新型城镇的基础设施建设和规划,也是提高这些地区的吸引力,把农业转移人口向这些小城镇纾解。

此外,报告中提出要打造各具特色、宜居宜业的小城镇,汪玉凯认为,不是说农业转移人口到城市居住了就是城镇化,还要发展相关配套的设施和就业机会,这部分人口只有在小城镇完成了就业,才能在这里居住生活,因此,打造宜居宜业的新型城镇是纾解农业转移人口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方向。

全国人大代表、陕西步长制药总裁赵超:

政府应办培训促农民工创业

赵超建议,要健全农民工劳动力市场规范化建设,制定相关用工标准,逐步以有序、规范的用工形式,取代依靠传统的血缘、地缘人际关系网络等形式建立起来的用工形式。同时,应完善农民工信息档案管理机制,以农民工信息档案为基础,健全农民工劳动合同管理、社会保险缴纳体制机制建设。

赵超还认为,各级政府应该积极开展创业培训,对具有创业愿望和自主创业能力的返乡农民工和农村劳动者,开展创业培训和指导,积极落实各项创业扶持政策,通过他们带动、促进农民工自主创业新机制。同时,还要维护好农民工相关权益,增强他们的城市归属感。

全国人大代表、江西丰城市蕉坑乡驻台州流动党支部书记、办事处主任卢金生:

留守儿童进城需要社会关怀

卢金生一直关注农民工子女进城接受异地教育的问题。他说,近年来,很多外来农民工的基本权益逐渐得到保障。但当前农民工的结构发生变化,第一批农村留守儿童开始进入城市。在城市中,他们感觉到心理落差。希望全社会更多地关注他们的精神需求,在社会地位、政治地位方面给予更多关心关怀。

他认为,由于户籍限制、农民工流动性大、面临子女教育父母养老等一系列问题,很多农民工还是宁愿选择在自己家乡的小城市完成城镇化。希望国家能出台更多扶持农民工返乡创业政策。

相关文章